返回首页
 
军用直升机对抗对策的最新发展

  美国陆军获得的经验之一是,在敌人防空火力下直升机的生存性取决于直升机的战术、特征信号的减少和生存性设备的先进程序。贴地飞行战术使直升机能躲藏在树木和地形之后,夜战能使直升机隐匿在黑暗之中。虽然发动机排气红外抑制器和其他被动对抗装置能减少现代直升机红外和射频特征信号,但是波音/西科斯基公司的RAH—66“科曼奇”直升机在设计时就采用了低可见技术。防空系统随着冷战的结束已变得越来越复杂,并适应直升机的飞行与作战方式。所以直升机为了在电子战场上生存,分离式生存性设备必须让位于更加综合的电子战装置。

威胁与对抗

  与战术喷气式战斗机比较,直升机速度小、容易被探测,而且安装电子战装置的空间、有效载荷和电功率都不足。然而,直升机在一些特定任务中比快速高空飞行的飞机更有效和生存性好。在海湾战争中的“沙漠风暴”行动的第一夜,AH—以“阿帕奇”直升机为F—15E战斗机扫清了通道。西科斯基MH—60特种作战直升机在“联合部队”行动期间营救了一名被击落的隐身战斗机飞行员。

  在军用直升机执行各种飞行任务时将遇到各种威胁。西科斯基EH—60“黑鹰”安装了美国陆军的“快速定位”通信干扰器,欧直公司A3532:美洲狮”装有法国陆军的“地平线”战场雷达,这2种直升机都在中等高度飞行作战。它们在地形掩蔽以上飞行,能被远距雷达导引的地对空导弹所击中。

  对直升机的威胁装置也已变得更复杂。冷战时期简单定义的红军(苏联)和蓝军(盟军)威胁系统现在毫无政治顾忌地被销售。混合的灰色威胁由于寻的器和微处理机技术的进展而变得更致命。美国情报灵通人土估计雷达导引防空系统的数量是过去20年的3倍。现在已有16个国家在生产着26种便携式防空系统(MANPADS)。武器是不知道忠诚的。被认为把俄罗斯人从阿富汗天空中赶出去的美国AIM—92“毒刺”地对空导弹在波斯湾的“重要决心”行动期间可能击落了一架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观—1T“海眼镜蛇”直升机。在“沙漠风暴”行动期间,伊拉克人把法—德“罗兰”和前苏联SA—8地对空导弹混合使用。

  然而,防空系统能被飞机生存性设备所打败。在1991年“沙漠风暴”行动期间,大量直升机第1次在中等火力强度战场上遇到现代化防空系统的威胁。一架有初期型红外干扰器的美国AH—64“阿帕奇”直升机被SA—16导弹击落,但战后分析表明8架直升机躲过了10枚红外寻的导弹的攻击而未受伤害。人们将不知道因为红外寻的导弹不能很好地 跟踪有红外抑制器和干扰器的直升机而有多少枚红外寻的导弹没有发射。对28架直升机的17次雷达探测跟踪中,在武器开火之前10次跟踪失去,7次雷达导引高炮开火或导
弹发射未击中直升机。其他不明型号的系统探测和跟踪了4架直升机,其中有一架S—70“黑鹰”。

  尽管现在的对抗装置是有效的,但发展中的防空装置变得更具杀伤性。脉冲多普勒雷达能透过地面杂波探测与跟踪在贴地飞行中的直升机,单脉冲雷达不会受简单干扰的影响。冷却的红外、双色或红外成像导弹寻的头能根据各个方向的排气火舌或蒙皮热辐射寻的并不被诱饵曳光弹所欺骗。老式威胁系统能改进成具有意想不到的能力。老式的踢U—23炮原来使用J波段跟踪雷达,但现在使用低截断概率的X波段雷达。

  现在的防空系统也综合了瞄准传感器。新的俄罗斯Pantsyr—SI导弹与机炮系统使用具有自动跟踪器的红外成像仪以增强它的雷达。因为瞄准时间短,所以要求防空系统的反应时间短。有30毫米机炮和SA—19导弹的俄罗斯2S6防空车的反应时间为8秒,法英的杰纳斯/拉皮尔防空系统能在5秒之内自动跟踪75个目标和发射红外寻的导弹。
分离式对抗装
  考虑到重量和费用,很少有直升机携带全频谱电子战保护装置。过去的雷达导引机炮和导弹会被地面杂波迷盲,所以直升机躲在树丛中十分安全不会被探测到。由于雷达尺寸大、费用高使得它们在战场上的使用没有带红外寻的头的MANPADS使用广泛。在较低价的直升机上,人们认为安装适当的红对抗装置比安装复杂的雷达干扰器更合
理。
  现在的被动告警接收机和主动干扰器也是围绕特定威胁和老技术设计的。例如,在海湾战争期间美国陆军直升机安装使用的APR—39(V)!雷达告警接收机(RWR)只能探测脉冲雷达。在波斯湾的舰载直升机贝尔OH—58D“基尔瓦勇士”上安装了APR—44探测连续波雷达。虽然最新的APR—39能探测连续波威胁,但大多数目前的雷达告警接收机只能探测窄带威胁,而且因为经常出现假告警而名声不好。
  主动射频干扰器是专用的,例如AH—64和AH—1直升机上的ALQ—136射频干扰器只能对抗ZSU—23—4机炮的脉冲雷达。飞行高度较高的EH—60、MH—60和MH—47装有“全方位”AIQ—162以对抗SA—6地空导弹这样的连续波威胁。
  分离式的飞机生存性设备一直没有在直升机上综合在一起。因此,直升机飞行员在大量的威胁显示和音响告警面前可能失去对情况的了解。因为目前的飞机生存性设备在外场不容易重新编程,所以机载威胁数据库缺少最新信息。为了真正有效,电子战盒不仅必须相互工作,而且必须与直升机导航、通信和武器系统一起工作。
解决的办法是综合

  从综合电子战观点来看,目前在使用中的最有能力的攻击直升机是装有AN/APG—78“长弓”火控雷达的AH—64D“阿帕奇”。这种K波段毫米波雷达能透过地面杂波探测到6公里远处的静止目标或8公里远处的运动目标。这种雷达导引发射后不用管导弹,使直升机能在躲藏位置击中多个目标。有按优先顺序排列的目标和精确位置的战术状态显示通过MD—1295A66改进的数据调制解调器”(圆M)发送给数字战场上的无雷达“阿帕奇”升机或其他空中和地面装置。
  装在“长弓阿帕奇”旋翼主轴雷达下面的洛克希德马丁AN/APR—48射频干扰器(Rn)能把辐射体与存储l00个特征信号的数据库比较并分类。与主动雷达一样,具有十分之几度分辨率的被动员贝告示直升机的光电瞄准具有目标以便主动识别和激光标识。与专用的RW及不同,窄带RFI不能探测低频带或毫米波雷达。目前,AH—64D仍然使用分离的RWR、射频干扰器、红外干扰器和曳光弹与箔条投放器进行自卫。保护和加强综合武器系统的新一代飞机生存性设备正在研究之中。
射频告警
  由于被动告警和主动干扰综合在一个组件中,ITT工业公司制造的美国陆军用州/ALQ—211综合射频对抗装置(SIRFC)能探测和干扰各种战场雷达威胁。它于1999年3月23日在“长弓阿帕奇”上首次飞行。 SmFc于2000年末开始生产时,可望完全综合的电子战能力用于美国陆军的AH—64D攻击直升机、经现代化的UH—60X通用直升机、CH—47F“支奴干”货运直升机以及MH—60K和MH—47E特种作战直升机上。这种电子战能力又在综合进美国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CV—22“鱼鹰”倾转旋翼机。在这些数据总线平台上S贩FC管理主动和被动飞机生存性设备并与飞机显示、导航和通信系统相连。它将使飞行人员用比现在雷达告警接收机好得多的方式躲避威胁和告诉其他部队。
  SIRFC的雷达告警接收机部分预计能确定下列雷达的位置并识别它们:脉冲、脉冲多普勒、连续波和单脉冲雷达,其波段为C到M,可靠性达90%。它将指示辐射体的精确方向并计算它们的距离,精确度为10%。SIRFC与全球定位系统和数字地图综合后将能为直升机和战术互联网上的联合部队的其他部队确定防空威胁的位置。
  虽然到目前为止AH—64D还没有数字地图,但ALQ—211将在战术显示器上显示威胁的致死性区域和工作模式。模拟音响将发出告警和防御战术揭示。通过IDM向战术作战中心发回的相同威胁图形将为未来的任务描绘电子战场。由装甲分队的防空辐射所透露出的它们的行踪可能使其成为固定翼飞机和炮兵的目标。
  GEC—马可尼公司把同样改进的状态知晓功能和电子战管理功能综合进直升机综合防御系统HIDAS)。与SmFc一样,HIDAS将提供精确的到达角信息而不是威胁告警,它又综合了飞机生存性设备。装于英国空军“灰背隼”HC.3支援直升机的HIDAS将使用GEC—马可尼“天空卫土”删0雷达告警接收机复盖C/D和E~J波段。“灰背隼”的HIDAS又管主动红外干扰器与被动导弹告警系统、 州/AVR—2A激光告警系统和AN/ALE-47对抗投放器。选择用于英国陆军WAH—64“长弓阿帕奇”的HIDAS组件包括从R—57通用导弹告警系统和可选用主动射频与定向红外干扰器。
  SmFc和H圆A3投入使用之前,利顿应用技术公司APR—39A(V)4是现在为美国和英国制造的“长弓阿帕奇”直升机上的临时雷达告警接收机。该装置又是为荷兰和其他用户制造的“长弓阿帕奇”直升机的雷达告警接收机,它能与AH—64D驾驶舱显示器连接。APB—39A(V)1在性能上与(V)4相同,它用于美国陆军“眼镜蛇”和未现代化的“阿帕奇”攻击直升机、通用的“黑鹰”与“休伊”、 货运的“支奴干”和侦察直升机“基奥瓦勇士”。同样C/D和E。M波段告警接收机又用于美国空军顺—仍G直升机、厄瓜多尔海
军贝尔412和世界上许多其他直升机。美国海军陆战队不是等待更先进和更昂贵的装置研制,它要求新的APR—39A(V)2具有连续波能力以便成为直升机自卫装置的核心。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长期用APR—
39(V)1雷达告警接收机保护他们的“休伊”、“眼镜蛇”、CH—46“海上骑土”和CH—53“海上种马”直升机。海军陆战队采用有高波段接收机的APR—39(V)3保护AH—1W“超眼镜蛇”,窄带的APR—39A(V)1保护总统座机VH—3和VH—60。APR—39A(V)2将用于MV—22B“鱼鹰”倾转旋翼机、UH—137“双休伊蝰蛇”、重新制造的AH—1Z“眼镜蛇毒液”和CH—53E“超种马”直升机。
  美国海军计划把APB—39A(V)2安装在它的战斗救援直升机HH—60H和其后继机CH—印上,最后安装在HV—22倾转旋翼机上。该部队又在考虑提高APR—39A(V)2的精确定位和识别能力,所考虑的工程改变方
案将使得雷达告警接收机和电子战管理者依赖于有数据总线直升机上的导航与通信系统。这种新的雷达告警接收机又指定用于卖给希腊、中国台湾和荷兰的CH—47D“支奴干”直升机上。在美国出口的直升机上,它是把ALR—60导弹告警接收机与ALE—47箔条/曳光弹/诱饵投放器连接在一起的综合传感器与对抗装置(S赐CM)的核心件。
  其他制造者也在利用雷达告警接收机控制直升机电子对抗综合装置。汤姆森—CSF雷达与对抗装置公司和德姆勒克里斯勒航字公司已联合组队为欧直公司“虎”攻击直升机研制威胁告警设备。“虎”直升机设备把C到G波段的雷达告警接收机与激光告警接收机、导弹发射探测器和箔条与曳光弹投放器综合起来。
航空电子公司(归南非格林特克公司和瑞典塞尔西斯公司联合所有)已为南非空军AH—2A“茶隼”攻击直升机制造了组件式可扩展的多传感器告警系统(MSWS)。AtSWS的核心雷达告警接收机能确定0.7。40干兆赫脉冲雷达和0.7—18千兆赫连续波雷达的位置,方位误差在10—12度之内。“茶隼”直升机组件最初用激光告警装置加强雷达告警接收机,以后将加装导弹告警装置。南非德纳尔“大羚羊”通用直升机的MSWS增加了导弹进近告警功能并加装了“文顿”曳光弹投放器。在各种直升机上使用着其他的雷达告警接收机。利顿AN/ALR-69由于进行了改进,仍然用于美国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咀I—53J直升机上。新的EWR—99FRUIT雷达告警接收机突然大量用于在波期尼亚执行战斗救援任务的法国“美洲豹”直升机上。现在生产的D。K波段接收机用于欧直公司的“美洲豹”运输直升机和“小羚羊”武装侦察直升机上。拉卡尔普格菲特公司为英国海军“突击队员”直升机生产E。J波段全向雷达告警接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