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点击未来战争
 

    人类正进行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新军事革命。新军事革命的意义是什么呢?美国陆军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道格拉斯·约翰逊博士回答道:“如果你有机会到葛底斯堡,你可以站在葛底斯堡的高处察看一下这个古战场,18仍年美国内战时曾有20万人在这里战争,今天我们大约只用150人就可控制整个这一地区;到2025年我们将只需10人。这就是我们在谈论的革命。”
  一场以机械化战争向信息化战争转变为特征的新军事革命,白海湾战争始拉开序幕便高潮迭起,汹涌激荡,势不可挡。美国著名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在考察了工业时代的军事史实后得出结论:凡是不能适应19世纪中叶军事革命的国家都以失败告终。新军事革命有三个重要特征:武器装备系统出现了断代性的飞跃;作战方式和作战理论发生根本性变化;军事组织结构走向全新的构架。
  武器的断代性飞跃表现在——
  武器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传统的武器是由物质、能量两大要素构成的。冷兵器由人的体能和物质结合转化为杀伤力;火器通过化学能、机械能与物质的结合转化为火力和机动力;核武器则以核能转化为毁伤力。这些武器都是有形的物质实体,其核心性能有
二:一是杀伤力,二是机动力。而新技术革命浪潮中涌现出来的高新武器,尽管名目繁多,用途不一,但都有一个共同的表征,那就是它们都是以信息为支撑和依托。高新技术武器有一个区别传统武器的显著特点:追求物质、能量、信息三大要素的集合,而不仅仅是物质和能量的集合。正是信息的介人,使得新武器增加了除杀伤力、机动力之外的两个更为主要的崭新能力,即智力和结构力。所谓智力,是指武器系统成为某种程度上具有中枢神经、大脑、眼睛的人机结合体,如无人驾驶飞机,精确制导武器,自动化、智能化指挥系统,各种类型的战场机器人,无入水面舰艇和潜艇等等;所谓结构力,即信息技术的运用使原来机械时代特征的分解性单个功能的武器系统,合成为一个整体系统,也把整个作战范围的参战诸军兵种部队及武器平台、指挥控制、情报通信、后勤保障等合成一个精干而密切协同的有机整体,从而使20世纪庞大的战争机器最终退出历史的舞台。
  武器的效能发生了变化。在工业革命的150年中,常规武器的杀伤力增加了5个数量级。原子弹的诞生,一下子使毁伤力提高到相对于火药发明以后所有战争所消耗弹药的总和。原子弹足以毁灭整个地球的巨大毁伤力反而成了限制使用它的原因。在20世纪下半叶,常规兵器的航(射)程、速度也都达到或接近了物理极限或人的体能极限。如螺旋桨飞机的最大时速从1920年的不足160公里猛增到1953年的560公里后,在以后的40年间几乎毫无变化。喷气战斗机的机动能力今天已超过9个G力,而飞行员在空中格斗的体能极限仅为2个G力,兵器多余的G力,对于提高战斗力已没有多大意义。核武器的无限毁伤力的不可使用性和常规武器难以超越的物理极限及人体体能极限,终于催生出以信息为主导的新机理武器,它依靠智能和结构力获得了实战效能的前所未有的大幅度提高。二战中,推毁一个目标大约需要9000枚炸弹;越战期间,大约需要300枚;而海湾战争中摧毁一个目标仅需l至2枚精确制导武器。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发射的精确制导弹药虽然只占有发射弹药总量的8%,却摧毁了约80%的重要目标。
  武器组成发生了变化。判断一场新的军事革命是否到来,要看一种全新的武器是否已在战争中起主导作用。而从战争和武器的发展史看,一种新的武器取代旧的武器成为战场上的主导兵器,往往要经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一旦它大量装备部队并用于实战,成为战场的主导因素,就意味着一场新军事革命的到来。如坦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德国大规模地发展坦克,实施坦
克—飞机协同的“闪击战”,使坦克成为战场的主导武器,一场坦克、飞机取代传统步兵的军事革命才得以发生。信息技术武器的发展也经历了同样的过程。20世纪的50年代末、60年代初,信息技术武器就已问世。越战时,美军用一枚“白星眼”激光制导炸弹摧毁了清化桥。其后,信息技术武器逐步在局部战争中崭露头角。直到海湾战争时,它才成为战场的主导武器,向世人显示了全新的战争样式。
  武器的断代性飞跃,或跨时代跃升,标志着一场新军事革命的来临。发达国家(A)与发展中国家(B)的差距,如果用非常简练的话来表达就是:A能看到B,能打到B;B看不到A,打不到A。
  这意着什么呢?就是人家打你,欲置你于死地,你却无还手之力。有一个未经考证的铁事:萨达姆总统举起手枪朝着天上的美国飞机大叫:“有本事你下来!”人家干吗要下来?美国大兵能在数千里之外撤撤按钮,对敌方实施远距离精确打击,置敌方于死地,这是美国人的“本事”。
  从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中,我们已经 看出时代差所带来的后果。萨达姆有百万大军,而且也拥有一定数量的高技术武器,号称世界第四军事强国,居然那么不经打,如秋风扫落叶般一败涂地,实在让世人惊诧不己。当然我们可以从伊拉克军队指挥机制的落后,军事理论的陈旧等等方面找原因,但最根本的原因在伊拉克与美国等强国存在着严重的“时代差”。伊拉克军队的组成、装备、作战方法还停留在机械化战争的时代。
  交战前,伊拉克陆军坦克5600辆,多国部队3700辆;伊拉克装甲车6000辆,多国部队5600辆;伊拉克火炮5600门、高炮400门、作战飞机740架、直升机1500架,多国部队飞机总数3删架,其中作战飞机2000架;伊拉克有舰艇60余艘,编有四个分队,8个岸炮和岸导营,还有一个陆战旅,多国部队有247艘舰艇,9.4万陆战队员。从兵力的结构对比上可以看出,伊拉克的陆军数量占有绝对优势,这是机械化战争时代,大规模实施地面战的产物。在海空军方面,伊拉克则处于绝对的劣势。至于在指挥、引导、预警、电子
对抗和通信系统方面,两军的差距更大。伊拉克的电子作战设备比美军落后好几代,无法与美军进行战役级电子对抗,指挥、引导系
统仅24小时就大部被催毁和陷于瘫痪。由于无法获得战场信息,伊拉克始终掌握不了战场主动权。拥有海空优势的多国部队在不
到100小时内,就摧毁了伊拉克82.7%的陆军坦克、70%的装甲车和69%的火炮,60艘舰艇成了多国部队的靶舰,空军飞机连跑带炸
损失过半。  
  与伊拉克军队落后的技术装备相匹配的是陈旧的作战理论。萨达姆在战争打响前视察前线一次讲话中说,美国人靠高技术,他靠
经验,他坚信:“在任何情况下,要想将一个士兵从地面上赶走,最终还要靠另一个带着手榴弹、步枪和刺刀的士兵在战壕里同那个士兵搏斗。书本上的技术优势最终将在战场上接受检验。我们不靠书本,我们靠作战经验。”在萨达姆脑子里的战争图像,还是二战时候的堑壕战、肉搏战。这样的军队焉有不败?
  由于南联盟的地形复杂,并且拥有一支强大的防空力量,北约的空袭效果与伊拉克比要大打折扣。但北约与南联盟的力量对比
仍然非常悬殊,用一句学术性的话说属于“非对称作战”。
  贝尔格莱德不相信眼泪,但广场的歌声毕竟无法抵御精确制导炸弹的碎片。